什么是“无症状感染者”和“单阳性”?专家解读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因为这场疫情,受到了不小冲击。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清洁小组成员在消毒电车站台栏杆。墨尔本市议会发起了一场清理突击行动,以帮助遏制新冠肺炎的传播。

莫里森当天还宣布禁止超过100人的不必要室内活动,包括婚礼及宗教活动。

记者:前期民航局为严防境外疫情输入还出台了哪些政策?

△ 当地时间3月17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超市内,因为民众的恐慌性囤货,卫生纸被抢购一空,买不到纸的男子沮丧地趴在货架旁。

美国财长姆努钦在声明中宣称,伊朗政府利用这些空壳公司为恐怖组织提供资金,通过从伊朗民众手中挪用资源的方式,将恐怖分子置于本国人民的基本需求之上,“美国将不会容忍伊朗在制裁豁免下进行交易,并从中牟取暴利。”为坚决遏制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输入风险高发态势,3月26日,民航局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通知》要求,以民航局3月12日官网发布的“国际航班信息发布(第5期)”为基准,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该《通知》的出台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国际航班量和入境旅客数量将降至多少?下一步为严防境外疫情输入民航局还有哪些考虑?是否会考虑组织包机接回海外华人?就此,记者采访了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我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前人烟稀少,只有一名女士在拍照。

1月13日,我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同乘人员中,还有不少澳籍华裔旅客。今年的春节恰逢澳大利亚中小学暑假,不少因移居这片南方大陆而多年没有归国的华人都打算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带上孩子归国团圆。对于我来说,这个春节也是2020年我唯一可以留在国内的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无比期待。飞行过程中,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少旅客之间的话题。但那时,包括我在内,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它会对我们产生这样大的影响。